1. <button id="1p8e1t"></button>

                    中醫藥現代化進程下的縮影與未來

                    時間:2019-01-28 Admin:綠谷

                    “基于丹參研制的創新中藥,實現了從模糊到清楚,從經驗到證據的升級換代。”這是正在進行的改革開放40周年成果展中,對“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的描述。

                    據了解,本次重大新藥研制展一共有8款新藥入選,而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是唯一一款中藥研發新藥。作爲中醫藥現代化史上標志性的成果,放置在透明罩裏的小藥盒,讓我們把目光再次聚焦到中醫藥現代化上來。

                    1.jpeg

                    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  臨床試驗和有效性得到了驗證

                    在中醫藥現代化發展曆程中,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無疑是最具代表性的成果之一。它是我國第一個獲得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料藥批文的創新中藥,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發明獎二等獎,在全國5000多家醫院臨床應用,2000多萬名冠心病等疾病患者受益。

                    改革開放40年,丹參入選《神農本草經》上千年,但丹參的有效成分是什麽?直到上個世紀90年代,一直不爲人所知。

                    事實上,丹參的中醫藥現代化研發始于大膽“猜測”。在提取幾十種丹參化合物並進行篩選,經過無數次實驗後,主要發明人、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王逸平發現丹參乙酸鎂的生物活性特別強,他大膽推測:這可能就是丹參中最主要的藥用成分。在此基礎上,王逸平帶頭的研發團隊創造性提出,以丹參乙酸鎂爲質量控制標准來研制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

                    “一個安全可靠的藥,就敢用到自己身上”,這句話開啓了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的臨床研究,在經過倫理批准後,研發帶頭人王逸平更是以身試藥。

                    在經曆了數次“第一”,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終于上市:第一個實現明確有效成分和全面質量控制的創新中藥;第一次經過多成分動物和人體藥代動力學研究的中藥;第一個開展IV期臨床試驗,以及3萬例真實世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的中藥;在我國中藥研究史上,第一次站在“國際標准”上,采用運動平板試驗評價其臨床療效。這些“第一”爲藥品的臨床安全和有效性提供源源不斷的保證。

                    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凱先曾評價:“丹參的研發團隊是勇敢的,首次在藥效學評價中大規模采用運動平板試驗。”當時的醫生、病人都捏把汗,因爲哪怕出現一例病人的不良反應,該藥就會被一票否決。

                    經曆十余年研究,2005年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得以上市服務病患,2009年被列入《國家醫保目錄》,2012年成爲國家中藥保護品種。研發帶頭人王逸平更是被中宣部特追授爲“時代楷模”——中藥現代化的奮進者。

                    2.jpeg

                    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重大新藥研制區

                    中醫藥現代化之路   仍有許多難題需要解決

                    一款中醫藥實現現代化用時13年,而這只是研發成功的少數中藥原研新藥,數據顯示:2014年我國有501個新藥獲批,中藥僅占11個,2017年我國申請注冊的中藥臨床新藥僅有36個。我國中醫藥現代化仍處于初級階段。

                    陳凱先院士看來,我國中醫藥現代化研究曆程中,仍有許多複雜的難題需要解決:首先就是要將中醫藥作用的物質基礎、藥物的作用機理基本搞清楚,能夠深入闡明藥物對人體的作用機制,同時,臨床療效也應該具備較爲客觀、准確的評價。

                    據了解,中醫藥多以動植物爲基本來源,在不同地域、季節,動植物中所含的藥物成分會有一定的差異,中藥産品中有效成分的不恒定,將會嚴重影響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此外,國內的生産工藝相對滯後,無法滿足中醫藥現代化需求。據了解,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國中藥制劑常規的制備工藝是“水提-醇沉”(或稱“醇提-水沉”),中藥制劑質量標准比較粗略,大多數中藥注射制劑都是以每毫升含多少生藥量來控制質量。不少時候只有10%的成分是已知的,而90%的成分可能還是“悶葫蘆”。

                    而爲保證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藥品質量,上海藥物所采用指紋圖譜技術等建立全面、嚴謹的質量控制體系,相關技術還獲得了中國專利和美國專利。此外,科研人員還深入生産車間,從原料、溫度、壓力等各方面控制著手,不漏掉任何一個質量把控環節。

                    事實上,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上市後又堅持了13年的後續研發,中科院院士葛均波、陳可冀等多名專家學者圍繞其展開了多項RCT(隨機對照試驗)研究以及進行多項系統評價。

                    2018年11月,由葛均波院士牽頭的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SISTEMI(急性心肌梗死)研究,結果顯示,其對進入PCI(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治療)階段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狀況有明顯改善。

                    目前,臨床上每天都有近十萬的患者在使用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從實驗室到臨床、再從臨床到實驗室的循環往複保障了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的誕生、完善。從展列區透明罩裏的小藥盒,目光再次回歸我國中醫藥現代化,不難看出:面對新藥研發壓力、臨床應用的高要求,中醫藥現代化要做的事情很多,路還很長。

                    中醫藥振興大計   必須堅持中醫藥現代化

                    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中醫藥科技産業園時指出,“中醫藥學是中華文明的瑰寶。要深入發掘中醫藥寶庫中的精華,推進産學研一體化,推進中醫藥産業化、現代化,讓中醫藥走向世界。”

                    2017年7月,醞釀多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正式實施,從法律層面保障國家發展中醫藥的有關方針政策落實,推進振興中醫藥,中醫藥現代化發展也迎來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大好時機。

                    進入新時代,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更是爲中醫藥現代化做出了示範帶頭作用。葛均波院士表示:“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作爲較成熟的中醫藥産品,它通過SISTEMI等臨床研究進一步驗證其作用機制和藥效,以求用明確的數據讓國內外醫學界信服,這是其他中醫藥産品值得借鑒之處。”

                    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更是給予了高度肯定的評價: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的成功上市,意味著中國的生物醫藥産業可以通過對具有悠久臨床應用曆史的傳統中藥,進行化學成分的深入研究來開發創新藥物。

                    在國家政策的扶持下,我國中醫藥研究水平得到了快速提升。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有50項中醫藥科研成果獲得國家科技獎勵,其中血瘀證與活血化瘀研究、中成藥二次開發等6項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中醫藥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40年是一個總結,也是一個新的起點,兼收並蓄、融合創新,中醫藥正在逐步通過推進自身現代化,實現中醫藥振興發展,並逐步邁向國際化,爲促進全球人類健康作出更大貢獻。